蒋卫平豪赌海外并购深陷泥潭 天齐锂业债务猛增267亿

蒋卫平豪赌海外并购深陷泥潭 天齐锂业债务猛增267亿

摘要

[蒋卫平在泥池赌博海外并购天齐锂债飙升267亿]今年上半年,蒋卫平的资本运营平台天齐锂业经历了售后嘉年华,迎来了净利润回升局。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9亿元,同比下降21.28%。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1.93亿元,同比下降85.2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简称非净利润1.09亿元,比上年减少11.77亿元)上年同期,下降91.55%。(长江商报)

姜伟平第二次完成了“蛇吞子”式的海外并购,也使他陷入财务困境。

今年上半年,姜伟平的资本运营平台天齐锂业经历了并购重组的后遗症,并迎来了净利润的双差。

半年报数据显示,营业收入为25.9亿元,同比下降21.28%。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为1.93亿元,同比下降85.23%,不包括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简称非净利润)为1.09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1.77亿元,下降91.55%。

公开资料显示,15年前,沉静而未知的蒋卫平接管了四川省射洪县一家破产的锂盐生产厂。通过不断的兼并和收购,它已成为拥有468亿元资产的锂行业领导者。其控制的天齐锂业是世界领先的锂基新能源材料公司,去年跻身世界第二大锂产品生产商之列。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蒋卫平创造了两个惊人的“蛇吞”动作。 2012年,它被精心设计,花费40亿美元收购美国工业巨头之前的锂矿巨头Thaleson。当时,天启锂业的总资产仅为15.69亿元。去年,该公司以27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了智利SQM 27.7%的股份,债务高达35亿美元。

今天,蒋卫平陷入了财务困境。截至今年6月底,天启锂业的有息债务达到322.38亿元,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267.49亿元。上半年,公司财务费用为10.10亿元,同比增长6.66倍。

目前,天琪锂业正计划募集资金70亿元人民币,但此次募捐金额远未解渴。

令人担忧的是,该公司的许多董事已开始减少现金。

产品价格大幅下跌。

海外并购的喜悦并未消退,天启锂业的经营压力也随之而来。

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天齐锂业实现营业收入25.90亿元,去年同期为32.89亿元,同比减少6.99亿元,降幅为21.28%。这是公司自2013年来营业收入首次下降,也是上市以来营业收入降幅首次超过两位数。

不仅仅是营业收入有较大幅度下降,净利润的下降更为惊人。上半年净利润为1.93亿元,去年上半年为13.09亿元,同比减少了11.97亿元,降幅85.23%,扣非净利润为1.0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86亿元锐减11.77亿元,降幅高达91.55%。

天齐锂业于2010年8月31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公司主营锂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过去几年,随着电动汽车和储能需求的快速增长,带动锂电池行业快速发展。下游需求急剧增长带动上游锂产品紧俏,锂盐产品一度出现供不应求局面,价格也随之暴涨。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开始,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一路上扬,一度达到20万元/吨左右。

受产品供不应求、价格暴涨因素影响,天齐锂业的财报也非常亮丽。2014年至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达14.22亿元、18.67亿元、39.05亿元、54.70亿元、62.44亿元,4年增长了3.4倍。对应的净利润为1.31亿元、2.48亿元、15.12亿元、21.45亿元、2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8.31%、89.93%、510.03%、41.86%、2.57%。4年间,净利润增长了15.80倍。

如此高速增长的势头怎么在今年上半年转向了呢?

天齐锂业解释称,去年上半年,锂化工产品的售价仍处于相对高位,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行业供需格局调整,锂化工产品价格发生较为明显的回调,导致今年上半年锂化工产品的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较为明显。

其实,过去几年,各路资本争相用于锂行业,导致产能过剩,加之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需求减少,锂产品价格下降在所难免。至今年7月,碳酸锂价格已降至7.6万元/吨。

其实,天齐锂业去年的经营业绩就有体现。去年,虽然营业收入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但净利润仅增长2.57%,扣非净利润同比则下降12.23%。

大举并购后债务超300亿

除了行业产能过剩、产品价格下降影响外,天齐锂业净利润大降与其财务费用暴增也直接相关。

天齐锂业前身是四川射洪县的一家濒临破产的锂盐生产小厂,通过并购布局,一路成长壮大。

数据显示,上市之后,从2012年开始,天齐锂业相继收购了文菲尔德51%股权、天齐矿业100%股权、Galaxy Lithium International 100%股权、日喀则扎布耶20%股权、SQM 23.77%股权等境外公司,合计耗资约332亿元。

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收购就是收购文菲尔德及SQM。前者发生在2013年,先由天齐锂业母公司天齐集团收购泰利森,然后注入上市公司,后者是去年完成的,两项收购耗资超过323亿元。

上述两次收购均属于典型的“蛇吞象”。2012年,公司收购泰利森,当时,天齐锂业总资产不到16亿元,当年净利润仅0.42亿元。

资料显示,泰利森拥有世界上正在开采的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藏 格林布什锂矿,曾为全球供应大约65%的锂矿石产量,其锂资源占到全球35%的份额。当时,泰利森当时天齐锂业唯一的锂精矿供应商。

SQM是全球最大的碘和硝酸钾生产企业和领先的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生产商,在美国等20多个国家设立有分支机构,产品销往110多个国家。其运营全球范围内含锂浓度高、储量大、开采条件成熟的智利阿塔卡玛盐湖资产,行业地位可见一斑。

战略型布局中国、澳大利亚和智利的锂资源后,天齐锂业拥有锂资源储备、开发以及锂产品精深加工和锂矿贸易三大产业板块,公司也成为中国唯一通过大型、单一且稳定的锂精矿供给实现自给自足的锂化合物及衍生物生产商。

然而,大肆并购也付出了巨大代价,那就是债务急剧飙升。

截至去年底,天齐锂业有息债务合计为302.55亿元,到今年6月底,有息债务增至322.38亿元,较去年底增加19.83亿元,较去年6月底猛增了267.49亿元。

巨额债务引发的财务费用不菲。今年上半年,公司财务费用为10.10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32亿元增加8.78亿元,增长了6.66倍,较去年全年的4.71亿元也翻了一倍多。其中,因并购新增的35亿美元借款所产生的利息费用为8.6亿元。

累计融资500亿仍不解渴

天齐锂业正面临着巨大的财务压力,急需缓释。

9月1日晚,天齐锂业发布配股募资申请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公告。根据此前公告,公司拟拟按照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净额拟全部用于偿还购买SQM23.77%股权的部分并购贷款。

这是公司第二次实施配股募资。上一次是2017年12月,每10股配1.5股,成功募资16.34亿元。

上市以来,天齐锂业频频融资。数据显示,上市至今,公司累计融资达598.05亿元(间接融资按筹资现金流入口径统计)。

具体为,直接融资68.98亿元,其中,首发募资7.35亿元、定增(2014年)募资31.29亿元、发行债券融资14亿元。此外,间接融资达429.07亿元。

如果加上本次配股募资,天齐锂业上市以来的累计融资将达到568亿元。

与频频募资相比,天齐锂业在回报投资者方面稍显不足。上市以来,公司累计派发现金红利7.31亿元,约占其直接融资金额的10.60%。

显然,从目前债务状况看,即便配股融资完成,所募资金全部用于还债,公司的债务还是超过250亿元,依旧是“债务沉重”。

不仅如此,公司还存在8.24亿元货币资金受限,可以动用的资金仅有9.44亿元。

巨额债务压顶、经营业绩不佳,传导至二级市场的是股价下跌。至9月6日下午,天齐锂业收报23.72元/股,较去年同日的33.53元/股下降了29.26%。

备受关注的是,公司董监高积极减持套现。今年4月30日,公司披露了董事、总裁吴薇、高级副总裁葛伟、董事、财务总监邹军以及董秘、副总裁李波等4人减持,拟在未来6个月内合计减持118.86万股,占总股本的0.10%。

截至目前,时间过半,上述4人均进行了部分减持,合计套现约0.23亿元。此外,公司证券事务代表付旭梅也进行了少量减持。

(文章来源:长江商报)

(责任编辑:DF0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