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根深蒂固种族歧视问题凸显“美式人权”的虚伪|人权

美根深蒂固种族歧视问题凸显“美式人权”的虚伪|人权
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凸显“美式人权”的虚伪

中国人权研究会于26日发表了一篇文章《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凸显“美式人权”的虚伪》。全文如下:

美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从历史上看,欧洲殖民扩张和非洲奴隶贸易,以及现代大量移民人口的不断进入,已经形成了当今美国的民族结构和民族关系。

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美国总人口约为3.08亿。美国官员根据肤色,来源,来源等对种族进行分类:白人占总人口的72.4%,非西班牙裔白人占总人口的63.7%;非洲人占总人口的12.6%;亚洲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为4.8%;土着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约为1.1%;其他种族比例为6.2%;混合种族占总人口的2.9%。非西班牙裔白人被认为是美国的主要种族,而包括西班牙裔白人在内的1.12亿其他种族群体被称为少数民族。

种族在美国是一个重要的社会范畴。美国学者托马斯索威尔在他的书《美国种族简史》中指出,“肤色在决定美国人的命运方面显然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基于这种区分,美国逐渐形成了一批不同的民族。状态和群体权力的分层系统。欧洲白人作为主体种族对国家权力的基本控制,以及对所有其他种族群体的系统性歧视,是美国种族等级制度的核心特征。事实上,美国的种族歧视是欧洲白人对所有其他少数民族的歧视。种族歧视既是这种种族等级制度的原因,也是这种种族等级制度的维持机制。

I.美国种族歧视的各种表现

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要求缔约国采取积极行动,禁止和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确保所有人在法律上平等,不分种族,公民,政治权利和经济及社会权利同样享有,颜色或民族或民族血统。文化权利。作为这项国际公约的缔约国,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远非这一要求。美国的种族歧视反映在现实生活的各个方面,特别是在执法和司法,经济和社会领域。

(1)执法和司法领域的种族歧视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国际人权宪章的基本原则。虽然美国的政治哲学和法律体系也明确承认这一原则,但实际上,美国的执法司法实践与此背道而驰。相关领域的种族歧视现象愈演愈烈,少数民族的基本人权遭到践踏。

最有趣的是,警察经常滥用权力射杀非裔美国人的事件。 2014年,在密苏里州弗格森,手无寸铁的18岁非洲裔美国青年迈克尔布朗被一名白人警察枪杀。 2015年,来自明尼苏达州的24岁非洲裔美国男子贾马尔克拉克在被戴上手铐和制服时被两名警察开枪打死。根据美国联邦统计数据,年轻的非裔美国男性被警察枪杀的可能性是白人年轻男性的21倍。年龄在15至19岁之间的非洲裔美国男性的射击率为3117万,而同一年龄组的白人男性则以每百万分之1.47的速度被射杀。根据“警察暴力地图”网站,2013年至少有301名非裔美国人被警方枪杀,2014年有320人,2015年有351人,2016年有309人,2017年有282人,2018年有260人。《纽约时报》该网站于2018年6月7日报道,截至2017年,只有一名警察在15名警方开枪打死非法美国人,这些案件受到公众舆论的广泛关注。

面对不同种族,警察的不同反应反映了执法的双重标准。 2016年2月17日,非洲裔美国人加斯顿在辛辛那提的一名严重车祸中被三名警察开枪打死。警察解释说他试图把枪拿在腰带上,但后来证明它是假枪。仅在前一天,一名白人甚至用这种假枪瞄准辛辛那提的警察。警察没有受到枪击,并且毫发无伤地逮捕了他,只是因为威胁警察而起诉他。《纽约每日新闻》该网站评论说,这两个类似事件的不同结果突出表明,警方对非洲裔美国人和白人的态度完全不同,而且美国确实存在种族双重标准。上述事件不是孤立的。《华盛顿邮报》该网站于2016年12月6日报道,28岁的白人韦尔奇用一支半自动步枪进入华盛顿西北部的一家餐馆。之后,他放下手臂,走出餐厅。他举起双手回警察,警方没有开枪。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6年9月16日,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一名手无寸铁的非洲裔美国人克莱彻被一名白人警察开枪打死,双手背对着警察。警察在被杀之前也遭受了电击。

在美国的执法领域存在根深蒂固的种族偏见。首先,非裔美国人的逮捕率远高于其他美国种族。该国至少有1,581个警察局,非洲裔美国人的逮捕率是其他种族的三倍。非洲裔美国人在70多个警察局的逮捕率是其他种族的10倍以上,最高甚至是26倍。其次,警察在执法方面偏爱白人。全国警察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实施“零容忍”街道执法战略的地区,警方逮捕主要针对贫困社区的非洲裔美国人,而富裕白人社区的同样行为则视而不见。警察再次强制执行针对少数民族的陷阱执法。在禁毒行动中,91%被美国酒精,烟草,火器和爆炸物部门使用执法陷阱锁定的嫌疑人是少数民族。美国民权联盟的报告显示,非洲裔美国人和白人使用相同比例的大麻,但前者携带大麻的可能性是其四倍。

美国司法机构存在系统的种族歧视。根据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的一项调查,51%的美国人认为,与白人相比,非洲裔美国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在刑事司法系统中的待遇不平等,78%的非洲裔美国人认为他们属于刑事司法系统。这是不公平对待。非裔美国男性的监禁率是白人男性的5.9倍,非洲裔美国女性的监禁率是白人女性的2.1倍;非裔美国人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3%左右,但他们占联邦和州囚犯的36%。美国量刑委员会的一项研究发现,对于同样的罪行,非洲裔美国男性囚犯平均比白人男性囚犯高出19.1%。国家犯罪控制中心对1989年至2016年10月的相关案件进行了分析,得出的结论是,非洲裔美国人比白人更有可能被判犯有谋杀,性侵犯,非法毒品活动和其他罪行。在1,900名被定罪但后来无罪释放的被告中,47%是非洲裔美国人。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安妮特戈登说:“非洲人后裔尚未完全成为公民。非裔美国人,特别是年轻的非洲人,被认为是罪犯,被隔离在完全公民身份之外。” >

联合国严重关切美国执法和司法领域的种族歧视。 2016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指出,美国政府未能履行其保护非洲人后裔权利,体制和结构性种族主义持续存在以及非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责任。美国人。权利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产生了负面影响。该报告强调了刑事司法系统中的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其中大多数行为免于刑事处罚。 “警察对非洲裔美国人的枪击及他们带来的心理创伤让人联想起过去曾被私刑的种族主义行为。对国家暴力行为的处罚豁免导致了当前的人权危机,必须作为一个紧急事项。“警察杀害非武装的非洲人只是司法系统中普遍存在的种族偏见的冰山一角。

(2)经济领域的种族歧视

由于种族歧视的客观存在,少数民族在就业,职业发展,工资收入和经济地位方面处于全面劣势。经济领域的种族歧视是相对隐性的,但其对少数民族命运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少数群体在就业市场处于不利地位。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多年来的统计数据,非洲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的失业率远远高于白人,而且由于经济形势的变化,就业率的种族差异没有改变。非洲人的失业率通常是白人的两倍;拉丁美洲人的失业率通常比白人高40%左右。

少数群体面临工资歧视。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2010年至2018年的数据,非洲裔美国人全职工作的每周工资中位数平均比白人低30%。西班牙裔全职工作的每周工资中位数平均比白人低40%。《今日美国报》该网站于2014年10月9日报道,美国经济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处于相同工作岗位的亚洲人的收入明显低于白人,例如计算机编程和软件开发等高科技职位,亚洲年。收入和白人之间的差距平均为8,146美元。

少数民族贫困严重,社会保障令人担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2015年报道,族裔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白人拥有非洲裔美国人12倍的财富,是西班牙裔美国人的近11倍。根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2017年2月13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大多数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工人的养老金账户中没有资产。超过四分之一的非裔美国家庭拥有零或负净值。在美国,4500万穷人中有28.1%是西班牙裔。在美国的1450万贫困儿童中,37%是西班牙裔。 26%的非裔美国人口处于贫困状态,12%的非裔美国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与美国总人口的比例相比,非洲裔美国人无家可归者的比例高出三倍。近60%的受保护居民是少数民族。在紧急避难所中,5岁以下的非洲裔美国儿童比白人儿童的可能性高29倍。

(3)社会生活中的种族歧视

少数群体在教育机构中遭受广泛的歧视和欺凌。根据美国教育部2013-2014年民权数据显示,280万名被停学的学生中有110万是非洲裔美国学生,而非洲裔美国学生被停学的可能性是白人学生的3.8倍。研究表明,亚洲学生在学校里比其他族群更受欺负,54%的亚裔美国人表示他们在校园里受到欺凌。非洲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的比例分别为38.4%和34.3%。互联网上嘲笑或侮辱的比例是其他民族的三倍。

350美元的腰带,店员怀疑该交易涉嫌欺诈和报警,当他出示购买证明和身份证件时,他被警察戴上手铐到当地警察局接受讯问。辩护律师说:“他唯一的罪行就是成为一名年轻的非洲裔美国人。”《洛杉矶时报》该网站于2018年5月27日报道,联邦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的数据显示,在所有贷款类型中,非洲裔美国人被拒绝的申请人比例是非西班牙裔白人的两倍多。非洲裔和西班牙裔人也被收取较高的贷款利率,他们通常承担的年利率比平均利率高1.5个百分点。

工作场所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是显而易见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接受调查的58个行业中,有19个显示出明显的种族隔离倾向。 WFAA网站于2018年12月11日报道,美国卓达飞机座椅制造公司的一名非洲裔美国员工对该公司的种族主义工作环境提起诉讼。这名白人雇员对他采取了种族歧视性语言,称他为“黑猴子”。在向公司汇报后,他遭到了报复,两名白人女同事将绞索放在他的工作台上。

非裔美国人在日常生活中面临各种隐藏和明显的歧视。《今日美国报》2016年,西雅图和波士顿等城市的调查显示,使用优步软件的非洲裔美国乘客比白人乘客长30%,取消率高于白人乘客。一倍。英国《金融时报》2016年11月16日,哈佛商学院的一项实验研究证明,对非洲裔美国人的无形歧视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在调查虚拟档案时,研究人员发现,预订者的名字显然是非洲裔美国人,并且预订的可能性不大可能被接受16%。如果您使用虚拟简历申请工作,非洲裔美国人姓名的简历将比内容更少被采访,但使用被认为是白名的简历。

(4)对印第安人等土着人民的种族歧视

原住民的经济状况令人担忧,健康问题突出。英国《每日邮报》报道2011年2月15日,2011年统计数据显示,南达科他州Zibak县(主要是印度人居住)的居民中,有60%以上居住在贫困线以下,冬季失业率为高达90%。 2013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土着人民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詹姆斯安娜的报告指出,美洲原住民的贫困率是国家贫困率的两倍,土着居民的预期寿命为5.2岁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保护土着妇女权利的问题非常突出。 2013年2月13日,当时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土着人民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安娜亚指出,美国土着妇女的案件经常遭受非土着暴力。美国司法部估计,受暴力侵害的土着妇女比例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土着妇女的比例高达三分之一,80%的强奸嫌疑人不是土着人。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审查美国的第七至第九次合并遵守情况报告要求美国预防和打击对土着妇女的暴力行为,并在法律上有效地保障所有土着妇女受害者获得司法救助。暴力。并有权获得赔偿。

(5)对穆斯林群体的种族歧视

美国政府监督穆斯林社区。 2011年12月1日,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表示,美国联邦调查局违反了联邦法律,并利用其广泛的网络秘密收集穆斯林和其他组织的情报。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52%的美国穆斯林认为他们受到政府监视,28%的穆斯林认为他们被视为嫌疑人,21%的穆斯林声称他们在机场被单独检查。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美国穆斯林认为政府的反恐政策本身就增加了监督和检查。

穆斯林社区正面临越来越多的歧视。 2017年1月27日,美国政府发布行政命令禁止包括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在内的七个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由于参与禁令的国家由穆斯林人口主导,行政命令通常也被解释为“穆斯林禁令”。该禁令引发了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广泛抗议。皮尤研究中心于2017年初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75%的成年穆斯林人表示,美国社会对穆斯林存在大量歧视,69%的普通民众持相同观点。 50%的穆斯林人说近年来在美国成为穆斯林变得更加困难。

宗教歧视显着增加,对穆斯林的侮辱和攻击事件有所增加。穆斯林人口不到美国总人口的1%,但联邦政府调查的宗教歧视案件中有14%涉及穆斯林;工作场所25%的穆斯林歧视案件涉及穆斯林。 2012年9月,一位美国导演拍摄并播放了一部在互联网上侮辱伊斯兰教先知的电影,引发了全球穆斯林的抗议浪潮。皮尤研究中心对美国联邦调查局仇恨犯罪统计数据的分析显示,从2015年到2016年,美国对穆斯林的袭击次数大幅增加,超过了2001年911事件后的峰值。英国《卫报》网站报道,2018年10月22日,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中,反穆斯林言论大幅上升。根据调查,针对穆斯林的阴谋论越来越多地进入政治主流。 “超过三分之一的候选人声称穆斯林本身就是暴力行为或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大约三分之一的候选人要求否认穆斯林的基本权利或要求。伊斯兰教不是宗教。“

(6)对移民群体的种族歧视

美国政府对待移民是肮脏和暴力的。《华盛顿邮报》2018年11月26日,美国当局多次在美墨边境使用催泪瓦斯阻止来自中美洲的移民,造成多人受伤。 2018年11月28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主席兼报告员,人权与国际团结问题独立专家,健康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住房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人权问题特别报告捍卫者移民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当代形式种族歧视问题特别报告员,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贩运人口问题特别报告员,消除歧视问题工作组主席妇女发表联合声明批评美国高级官员违反国际人权标准,种族主义和仇外言论以及相关行动,将移民和难民视为罪犯和“传染病”,从而导致不容忍,种族仇恨和仇外心理,创造一个充满洪水的敌对社会环境,等。

移民政策导致儿童与父母分离。《纽约时报》该网站于2018年5月12日报道,美国政府于2018年4月开始实施“零容忍”政策。在逮捕非法移民时,边防执法人员强迫他们的未成年子女重新安置,导致至少2,000名儿童。被迫与家人分开。该政策在美国和国际社会受到严厉批评和抗议。

可怜的是,被拘留的移民往往受到“封闭监禁”和“单一监禁”的惩罚。《纽约时报》该网站于2018年11月12日报道,德克萨斯州边境巡逻队的执法官员Esteban Manzanare遇到了三名寻求庇护的女性移民,其中包括两名未成年人。他开了三个人到距离边境16英里的森林里,在那里他们性侵入了一个女孩,击败了另外两个,并将它们扔进灌木丛中。根据检方提供的资料,过去四年来,在德克萨斯州南部,至少有10人被边防执法人员绑架,强奸或谋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于2018年12月26日报道说,7岁的危地马拉女孩杰奎琳在12月8日被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拘留后不到48小时就去世了。12月24日圣诞节前夕,另一名8岁女孩危地马拉男孩费利佩阿隆佐戈麦斯在该机构的监督下去世。

联合国机构严厉谴责美国的移民政策。 2018年6月2日,联合国人权与国际团结问题独立专家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5/3号决议提交了一份报告,指出美国政府追求民粹主义,并使用种族主义和仇外言语来诋毁和诽谤移民。并强迫儿童与寻求庇护的父母分开,这严重危及许多人权,如生命权,尊严和移民自由。根据联合国大会的决议,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第93届会议的报告和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歧视问题特别报告员的报告指出,在美国社会中长期存在白人至上,煽动种族歧视和仇恨言论的现象。美国政府未能明确拒绝和遏制种族主义暴力和示威活动。包括总统在内的政府高级官员利用纸媒和社交媒体发表仇外民族民粹主义言论,发表种族主义和仇外言论。

第二,美国种族歧视的社会后果

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产生了严重的社会后果。它导致种族关系不断恶化,仇恨犯罪增加,社会崩溃日益严重。

(1)种族关系继续恶化

2014年是美国成立50周年《民权法案》,皮尤中心对美国民族关系现状的调查显示。只有4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在种族平等方面取得了进展。根据皮尤中心2015年8月发布的数据,50%的美国人认为种族主义是美国社会的一个严重问题。 60%的美国人认为该国需要继续努力促进种族平等,比一年前高出14个百分点。根据NBC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77%的美国人认为存在针对非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52%的人认为这种歧视非常严重。皮尤研究中心网站于2018年2月22日报道,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81%的非洲人认为种族歧视仍然是当今社会的一个严重问题,比八年前增加了37个百分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在2018年5月29日报道,一份问卷调查显示,64%的受访者认为种族主义是美国的一个主要社会问题,4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种族关系正在恶化30%受访者认为,种族问题是当今美国社会分裂的最大来源。

(2)种族仇恨犯罪增加

民族仇恨团体的数量迅速增长。根据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的数据,1999年美国的仇恨群体数量为457个,2000年增加到602个,2010年超过1000个。其中有许多“KKK,Neo” -Nazi和Skinheads“。种族群体,如反穆斯林团体。这些种族仇恨团体出现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2017年白人至上游行期间。

种族仇恨犯罪的数量仍然很高。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关于仇恨犯罪的年度报告,2010年至2015年美国的仇恨犯罪数量约为每年6,000起。在这些仇恨犯罪中,约60%涉及种族歧视,约20%涉及宗教歧视。《洛杉矶时报》该网站于2018年11月13日报道,联邦调查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美国的仇恨犯罪是自2001年以来的最大年度增长,增幅超过17%。在7175起仇恨犯罪案件中,约60%的犯罪涉及种族歧视,近50%的受害者是非洲裔美国人。

不时发生恶性种族仇恨犯罪案件。 2014年4月,73岁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弗雷泽格伦克洛斯在堪萨斯城的犹太人机构附近射杀了三人。在被捕后,他高喊“希特勒万岁”,表明他的反犹太主义立场。 2015年,这名21岁的白人达伦拉夫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一个非裔美国人教堂里射杀了9人,其中包括牧师,并在谋杀期间大喊:“你必须离开!” 2018年10月27日,这位46岁的白人罗伯特鲍尔斯(Robert Bowers)携带步枪和手枪等武器进入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的犹太教堂,大喊反犹太人的港口号码并在教堂祈祷。基督徒进行了20分钟的扫射,造成11人死亡,6人受伤。这是美国历史上对犹太人社区最致命的攻击。

(3)社交眼泪越来越严重

在理解美国社会中的种族歧视方面存在严重分歧。根据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2016年的一项调查,64%的非洲人认为社区内有警察虐待,只有17%的白人同意这种观点,前者几乎是后者的四倍。 83%的白人对警察执法更有信心,但只有48%的非洲人同意。白人和非洲人对警察杀害非裔美国人的看法截然不同。大约65%的白人和15%的非洲人认为警察将非洲裔美国人杀害为孤立事件,但81%的非洲人认为此类事件很普遍。存在。

警方对非裔美国人的枪击引发了不同种族之间的反对和仇恨。 2015年11月,在明尼阿波利斯,人权组织“黑人生活也是珍贵的”被几位白人至上主义者在非洲裔美国人贾马尔克拉克组织的抗议游行中枪杀。这个人受伤了。 2016年7月,白人警察击落路易斯安那州和明尼苏达州的非裔美国人案件,并在美国许多地方爆发抗议游行。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中心的一次示威活动中,一名持枪歹徒向一名现场警察开枪,以维持秩序,杀死五名警察并打伤七名警察。当枪手与谈判代表沟通时,他说他只是为了抗议警察枪击非洲裔美国人的暴行而杀死了白人警察。

白人至上主义游行引发了暴力冲突。 2017年8月,一些白人种族主义者和右翼抗议者聚集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展示并尖叫纳粹战斗口号“血与土地”。这位20岁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詹姆斯菲尔兹驾驶一辆汽车向人群抗议白人至上主义者游行,杀死一人并炸伤19人。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于2017年8月13日报道,在白人至上主义游行和随后的暴力事件中,有3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美国民权组织将白人至上主义游行描述为“几十年来最大的仇恨集会”。为了应对这一事件,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主席阿纳斯塔西娅科里科里说:“我们对白人民族主义者,新纳粹分子和KKK提出种族歧视,开放的种族主义口号和仪式。游行非常震惊,这种行为助长了白人至上主义,并煽动种族歧视和仇恨。“

第三,美国种族问题难以解决

种族歧视深深植根于美国的历史和现实。这构成了平等实现少数民族权利和地位的结构性障碍,也成为美国社会撕裂的深层原因。

美国的种族歧视现象贯穿其历史。在北美殖民地的建立和西部地区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大屠杀和成群结队的印第安原住民问题。从几个世纪以来,从北美殖民地的建立到美国内战,非洲奴隶贸易在这片土地上占了上风,大量非洲奴隶被劳工杀害,反对非洲人后裔的种族隔离制度逐渐被废除,直到中期-20世纪。在美国和发展进程中,对亚洲劳务移民的严重拒绝和歧视。如臭名昭着的《排华法案》。像这样的种族歧视以及美国的历史以不同的形式存在,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美国的国家机构和社会制度尚未消除种族歧视。执法机构已成为少数民族暴力执法,致命射击,陷阱执法和街头拦截检查的常态。大规模的企业组织已经成为就业歧视,促进歧视和少数民族的工资歧视的隐藏规则。金融机构和房地产经纪人通过勾结来维持种族隔离已成为一种传统。正是由于社会制度的内在支持和国家机构的无所作为,少数民族在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许多方面不可避免地遭受全面歧视。

美国所有少数民族都面临不同程度的种族歧视。美国仍然是一个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国家。所有不符合这些特征的种族,民族和宗教文化群体不可避免地受到或多或少的歧视,他们的人权明显或隐含地侵犯。非裔美国人,西班牙裔,亚洲人和原住民也不例外,甚至西班牙裔的白人也不能避免受到种族歧视的伤害。

当奥巴马在2008年担任非洲裔美国人时,当选为美国总统,包括一些主流媒体在内的许多人为此欢呼,认为这是美国种族主义的终结,也是美国的新起点。消除种族歧视。然而,在过去八年中,非洲裔美国人的警方枪击事件仍然经常发生。 “黑色生命是宝贵的”运动正如火如荼。 20多年来,种族关系处于最糟糕的阶段。就连奥巴马本人也表示他绝对是在担任总统期间。面对种族歧视:“歧视仍然几乎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各种系统中,它具有深远的影响,仍然是我们基因的一部分。”消除种族歧视仍然是马丁路德金所说的梦想。

自2016年以来,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已经复苏。夏洛茨维尔的2017年右翼极端主义游行以及随后的种族主义恐怖主义行为给美国种族关系蒙上阴影。

在美国,种族主义背后有着深刻而复杂的根源。种族问题将成为美国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甚至成为社会冲突的一个方面。

美国已成为“人权捍卫者”,但无意或无法解决本国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揭露其体制结构缺陷,突出“美国人权”的虚伪性质。美国目前的种族关系状况受其国内政治结构,历史传统和意识形态的影响。如果不对这些领域进行改革,就不可能改变美国种族关系和种族歧视的恶性循环,不能讨论保护少数群体的人权问题。

张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