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老公房装上“太阳能电梯”

“35岁”老公房装上“太阳能电梯”
?“35岁”老公房装上“太阳能电梯”

  41a886cd3e4e471b8892c001ef904ed4.jpg

  桂巷新村39号楼楼顶安装了40块太阳能光伏板 /曹杨新村街道供图

  6011776185b846e99ce2ab8bd0d04bbb.jpg

  有了电梯,39号楼的居民出行将更加便利。 /晨报记者 荀澄敏

  “好激动!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电梯,再也不用辛苦爬楼梯了。”昨天,普陀区桂巷新村39号楼的居民们格外激动,新加装的电梯正式投用,不少80多岁的阿婆光一个上午,就上上下下乘了三四趟。

  桂巷新村39号楼加装的电梯,从外表看起来跟普通电梯并没有什么差别,但在6楼的顶层有定制的太阳能光伏板,正是这40块1米×2米的太阳能光伏板,在未来并入电网后,将为这部电梯供电,也就是说居民不需要付电梯的电费。

  很多老人不愿意下楼

  桂巷新村39号楼电梯的加装离不开家住6楼的沈锦章。沈锦章今年73岁,是社区里的热心人,不少涉及小区民生的事,都有他积极奔走的身影,“在我们这栋楼里,80岁以上的老人有12位,即使身体硬朗的老人,爬个三楼也气喘吁吁,需要爬一会歇息一会。”

  家住5楼的陈阿婆就是独居老人,每天最多下楼一次买菜,如果遇到天气不好就更不敢下楼了,和陈阿婆有着同样心态的老人并不在少数,于是,越来越多的老人就不愿意下楼了。如果迫不得已下一次楼,就要把所有要买的东西、要办的事情全都盘算好。

  沈锦章看到不少新闻里都有报道加装电梯的事情,于是他也萌生了给自己住的楼加装电梯的想法,让更多老人都能够自由上下楼,为此他开始在楼里做意见征询,没想到居民100%的支持。

  选哪家公司的电梯呢?什么样的电梯更适合小区呢?其实,沈锦章退休前是华东电梯厂的技术人员,因此在这方面他也算是专家。于是,在一个月之内。他几乎每天出门看各种各样品牌的电梯,并向供应商了解性能、价格。在此过程中,沈锦章找到了现在这个电梯供应商,“我原来就是想加装普通电梯,没想到这家供应商主动推介了太阳能光伏电梯。”

  用电费盈利补贴建设成本

  太阳能光伏电梯是个新鲜事物。原本太阳能光伏技术只能供应电梯内的电灯用电而已,这两年技术有了突破。如今,这40块1米×2米的太阳能光伏板装机容量13千瓦,如果每天3.62小时的光照时间,可发电度/年。“一个电梯如果每天上上下下,饱和使用需要5度电。”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光伏太阳能发电完全能够支撑电梯的用电量,还有多余。”

  如果安装太阳能光伏电梯,那多余的成本谁来出呢?沈锦章心里犯了难,电梯供应商提出了一个方案:太阳能光伏板部分的成本由企业来出,对于多余的发电利润也归企业,等到8年收回成本以后,多余的发电利润归居民所得,可以用来补贴电梯的维护保养费用等。

  于是,沈锦章又挨家挨户向居民说明情况,没想到又得到了100%的支持,不少居民觉得,“如果加装光伏太阳能电梯,多余的费用由供应商承担,以后还不用付电费,而且用太阳能还更清洁环保,何乐而不为呢!”

  居民陈阿婆说:“我们虽然是老房子,但是如今这个太阳能光伏电梯技术也算是全市领先吧!最关键,电梯电费可以省下来了。”

  搬掉一个个“拦路虎”

  电梯企业出太阳能光伏板的费用,通过额外电费盈利补贴成本,这样的模式可推广吗?

  据了解,上海也有其他小区选择安装太阳能光伏电梯,但是太阳能光伏板的成本算到加装电梯的总成本里,因此这样的模式只是一个个案,居民需要与企业一起商谈讨论可行的方案。

  桂巷新村39号楼是1984年建造的售后公房。“35岁”的老公房,想要加装电梯,除了面临前期意见征询这个问题外,大楼本身罕见的装配式大板结构建筑,房屋原始设计施工图纸、地勘报告等资料均已无法找到……都是阻碍它成功加装电梯的“拦路虎”。

  曹杨新村街道桂杨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陈健说:“电梯加装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推进过程中时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老公房当初图纸缺失,导致电源走向问题、线路怎么排,都成为了施工阻力。针对这样的情况,市北供电公司在以往曹杨新村的‘三电示范区’和‘五步’服务法的基础上,主动介入、充分协调、超前规划,对加梯接电全流程指导,形成居民认可的施工方案,确保了老公房加梯工程的按期完成。”

  此外,在钢结构主体施工中,因为电梯井道旁边的一根电线杆处在加梯施工区域附近,移动电线杆需要十几万元的费用,而且会占用不少施工时间。市北供电公司在电线杆不移位的情况下,对原有电路进行绝缘保护,使架空线与施工脚手架安全隔离,施工中安排专职用电安全员进行现场把控,妥善解决了这一难题。

  陈健说:“加装电梯的过程非常复杂,也会遇到很多困难,但大家一起想办法,最终就是要让老百姓获益。”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