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为啥一口回绝法美“好意”?(环球热点)

俄为啥一口回绝法美“好意”?(环球热点)

8月19日,在法国南部的布雷根镇,法国总统马克隆(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握手。

新华社/路透社

8月24日,为期三天的G7峰会在法国南部的比亚里茨举行。在峰会前夕,8月19日,法国总统马克隆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法国会晤,就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交换意见。会议期间,法方邀请俄罗斯参加2020年七国集团首脑会议。美国随后表示支持。

然而,面对G7成员国抛出的“橄榄枝”,俄罗斯似乎对此感兴趣。 G8(G8)能否打破镜子?世界对此充满怀疑。特殊时间节点特别会议发布了俄欧关系转型的积极信号,为今年和明年的G7峰会增添了新的特色。

法国和美国的热情邀请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8月19日报道,普京当天与马克龙举行了三个半小时的谈话,重点关注伊朗核协议,叙利亚,乌克兰等国际问题。利比亚。

更有意思的是,在本次会议上,作为今年G7峰会的主持人,马克朗率先传递了普京关于俄罗斯将重返G7的信号。

五年后,俄罗斯与七国集团的关系扭转了局面。作为八国集团的最后一员,1997年,俄罗斯加入G7进入八国集团。 2014年,由于克里米亚危机,俄罗斯被G8成员终止,G8更改为G7。

面对法国抛出的“橄榄枝”,俄罗斯永远不会忘记它的“旧伤”。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说法,普京在与马克龙的会谈中表示:“八国集团不再存在。我们怎样才能回到一个不存在的组织?现在是七国集团。我们从未拒绝八国的可能性俄罗斯本应举办八国集团峰会,但我们的合作伙伴并未到来。但普京也表示:“八国集团不再存在,但俄罗斯愿意接纳所有G7伙伴国家。”

法国尽力调解。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8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马克龙在电话交谈中达成协议,希望邀请俄罗斯参加明年的G7峰会。

美国沿河推船。根据“今日俄罗斯”,特朗普于8月20日在白宫与罗马尼亚总统克劳斯约翰内斯会面时表示,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是“恰到好处”,“我当然希望看到八国集团重新出现。如果有动议,我很乐意支持它。“

这不是特朗普政府第一次支持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俄罗斯持谨慎态度。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莫斯科正在等待一项具体提案,邀请俄罗斯参加2020年的G27峰会,该峰会应提交俄罗斯审议。

已经听到七国集团内部的反对意见。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8月22日报道,欧盟反对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欧盟一位高级官员表示:“欧盟坚信,2014年将俄罗斯排除在G8之外的原因仍然存在.无条件邀请俄罗斯参加七国集团首脑会议将是有害的,并且是一种软弱的迹象。英国和德国领导人也反对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

美国和欧洲的裂痕突出

当乌克兰问题仍未解决时,法国和美国为何热衷于重新加入拉丁美洲?

“主要有两个因素,包括西方国家的集体考虑和对美国对外战略的考虑。”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蒋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一方面,自2014年俄罗斯被驱逐出八国集团以来,西方国家发现许多离开俄罗斯后,伊朗核,叙利亚和乌克兰等国际问题无法解决。另一方面,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它一直在努力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但结果却微不足道。让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也是其对俄政策的延续。

美国和欧洲之间的差异也是欧洲向俄罗斯发出善意的重要原因。据路透社报道,由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撕裂了G7成员国的巨大裂缝,欧洲国家和美国在自由贸易和气候变化方面存在巨大差异。今年的峰会难以通过联合公报。很可能是G7峰会不会自1975年以来首次公布公报。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表示,随着美国和欧洲之间的分歧加深,七国集团达成共识越来越困难。随着越来越多的内部问题,欧洲很难在许多国际事务中与美国取得平等的筹码。马克龙希望拉入俄罗斯,改变七国集团首脑会议的议程,并向美国施加压力,以应对美国单边主义政策带来的不确定性。俄罗斯也需要改善与欧洲的关系。

在这种背景下,法国将自己视为改善俄欧关系的“领导者”。 Mark Long直言不讳地说,尽管俄罗斯和欧洲在过去几十年中已被误解,但俄罗斯是欧洲的一部分,并“希望在欧盟和俄罗斯的框架下重建安全和互信关系。”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报道,Mark Long在与普京会晤后表达了对俄罗斯未来融入欧洲的信心。他在Twitter上写道:“我相信俄罗斯的未来完全是欧洲的。我们相信这样一个欧洲将会到来.一个从里斯本延伸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欧洲。”

“这是马克龙的'大欧洲'概念,反映了法国外交哲学的重大转变。”崔洪建分析说,近年来,法国一直倡导“欧洲主权”的概念,并主张欧盟的自我完善。与过去不同,这次他将“欧洲主权”的概念扩展到了俄罗斯和欧盟。

俄罗斯仍在等着看

俄罗斯并不热衷于重返七国集团。俄罗斯新闻社8月21日报道,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表示,由于七国集团国家实施的制裁,俄罗斯现在正在回归该集团,这意味着承认成员国之间的权利和机会不平等。即使解除制裁,八国集团对俄罗斯也极为不便,因为它将成为“七加一”模式。

崔洪建认为,欧洲,俄罗斯,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存在许多结构性差异,完全解决了非天的优点。欧盟和美国都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能否解决这个问题对俄罗斯重返八国集团至关重要。对于俄罗斯来说,如果美国和欧洲只给予俄罗斯一些口头承诺和虚假立场,对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没有实质性的好处,就没有必要回到七国集团。

G7的影响力并没有像以前那么好,俄罗斯逐渐失去了兴趣。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表示,俄罗斯不需要重返七国集团,俄罗斯在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和二十国集团等多边国际组织中运作良好。

“G7非常需要俄罗斯,但俄罗斯仍然对返回七国集团持观望态度。”江毅说,俄罗斯决心坚持一些基本原则。至少G7不能去俄罗斯打电话给它,它需要是真诚的。在未来,八国集团想要做的事情,西方必须给予俄罗斯一个明确的答案,但很明显,西方国家现在不知道八国集团正在做什么。

崔洪建说,邀请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是法俄会晤的结果。法国和俄罗斯都希望发布一些积极的信号,但它们能否产生重大影响,影响有多大,取决于是否有后续和务实的合作。从长远来看,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友好互动将影响国际格局的方向。欧洲正在重新定位其在美俄关系中的地位,并试图探索一个相对较远距离的模型。

江毅指出,俄罗斯能否参加2020年G7峰会,无疑是今年G7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如果俄罗斯,欧洲,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原则性问题得不到解决,俄罗斯就不会非常积极地参与七国集团。即使您参加,新的G8也无法恢复到以前的水平,但充其量只是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对话的平台。

(编辑:牛俊,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