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VD极高危患者如何进行血脂管理?专家解答来啦!丨QICC 2019

ASCVD极高危患者如何进行血脂管理?专家解答来啦!丨QICC 2019

2019-09-07 01: 06: 03体臭健康

显然,针对该患者部分的LDL-C目标的目标值将变得越来越严格。

第13届钱江国际心血管病大会(QICC 2019)于2019年9月5日至9月8日在美丽的杭州举行。

今天下午,在上海动脉胸科医院的动脉粥样硬化和血栓形成论坛上,何本教授作了精彩的演讲《ASCVD极高危血脂异常患者的血脂管理》,从国内外最新指南中解释了血脂干预对极高风险患者的实际意义。目标目标值和中国目前的管理状况。与会嘉宾表示了对这些好处的兴趣,小编专门将这些内容整理成文章供读者阅读。

图1:何本教授

1

什么是高危血脂异常?为什么需要积极干预?

心血管疾病的总体风险是根据多种心血管疾病风险因素的水平和组合评估个体在一段时间内患上心血管疾病的可能性。

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分层可以追溯到Framingham心脏研究,该研究开始探索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与疾病之间的关联。到目前为止,有全球心血管风险评分模型(Framingham风险评分),欧洲系统性冠状动脉风险评估(SCORE)模型和英国的Q风险指数(QRISK)模型。

遗憾的是,在2006年,欧洲心脏病学会(ESC)的一项调查发现,有62%的临床医生主观地评估了患者的总体心血管风险,而不是依靠指南或风险评估计算器。

何本教授指出:“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分层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一方面,对临床医生准确地识别出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使治疗更有针对性,更有效有帮助;另一方面,如果患者了解将来发生心血管疾病的可能性更高,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其改善。”良好的患者治疗依从性。

那么,当前的国家指南如何定义ASCVD的高危血脂异常呢?

2016年中国成年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诊断为ASCVD的患者包括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ACS),稳定的冠心病,血运重建后,缺血性心肌病,缺血性中风,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外周动脉粥样硬化等。

2016 ESC血脂水平异常指南:经临床或影像学检查证实为心血管疾病的患者;患有目标器官损害(例如蛋白尿)或主要危险因素(例如吸烟,高血压或血脂异常),严重CKD(GFR <30 ml/min/1.73 m2)的糖尿病,以及10年致命心血管疾病风险的估计疾病超过10%。

AACE 2017中血脂异常和预防动脉粥样硬化的指南:诊断为ACS,冠状动脉,颈动脉或周围血管疾病> 20%或最近住院的患者发生心血管疾病的10年风险;具有多种危险因素的糖尿病或CKD 3/4患者;杂合性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HeFH)。

2019年ESC/EAS中血脂异常管理指南:临床或放射学诊断为ASCVD;具有靶器官损伤,> 3个主要危险因素或病程长(> 20年)的早期1型糖尿病的糖尿病患者的数量;严重CKD(GFR <30 ml/min/1.73 m2)的患者; 10个致命的心血管疾病风险评分(> 10%);以及ASC FH患者伴VD或其他主要危险因素。

可以看出,国内外许多脂质指南将ASCVD患者的血脂异常视为脂质治疗的高风险人群。荟萃分析显示,降脂治疗可使LDL-C降低1 mmol/L(38.7 mg/dl),可将发生重大心血管事件的风险降低21%。何本教授说:“因此,对于ASCVD中血脂异常风险很高的患者,积极干预血脂非常重要。”

2

130→70→55,LDL-C目标目标值越来越严格!

对于极高风险患者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目标值的建议就像血脂领域的风向标一样,反映了学术界对胆固醇理论的认识和理解。每次更新血脂领域指南时,它也是吸引最多注意力的焦点。

那么,血脂异常高风险的ASCVD患者的血脂管理目标值是多少?或从国内外指南开始。

根据1988年ATP I指南,患有冠心病或两种以上危险因素的患者的LDL-C目标值<130 mg/dl;到2011年,《 ESC/EAS血脂异常管理指南》建议高危患者LDL-C <70 mg/dl或下降≥50%;到2016年,中国成年人血脂异常的预防和治疗指南建议,对于高危人群,LDL-C <70 mg/dl,某些高危人群的LDL-C基线在目标值之内。与基线相比,将LDL-C降低约30%。

何本教授指出:“从以上指导方针中,不难看出,对于ASCVD中血脂异常风险极高的患者,LDL-C指标的目标值变得越来越严格。”

值得注意的是,在刚刚结束的ESC 2019会议上,发布了最新版本的ESC/EAS血脂异常管理指南,其中强调了“ LDL-C越低越好”的概念,LDL-C的控制目标C。建议比以前更加严格,建议将高危患者的LDL-C目标值从最初的1.8 mmol/L(70 mg/dL)降低,并降低≥50%至1.4 mmol/L( 55 mg/dL),且降低幅度≥50。 %。

表:ESC/EAS脂质指南的新LSC-C目标目标值

3

依从率不到30%,有必要探索适合中国人群的降脂策略

根据DYSIS-China的研究,通过降脂疗法治疗高血脂异常风险的ASCVD患者的LDL-C依从率低于30%。形势严峻,需要解决。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许多脂质管理指南表明,在亚洲人群中使用高强度他汀类降脂治疗需要注意安全性。

例如,2015年,NLA血脂指南建议亚洲患者以较低剂量开始他汀类药物治疗; 2016 ACC/AHA非他汀类降脂疗法专家一致认为,某些患者(例如亚洲人)可能会增加他汀类相关肌肉症状的风险。表明这些患者可能对较低的他汀类药物强度有抵抗力。 2016年,《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指出,中国人群中他汀类药物允许的最大剂量的益处和安全性尚未确定。

因此,有必要对ASCVD极高的血脂异常风险实施适当的干预策略。研究表明,依泽替米贝联合他汀类药物的安全性与单独使用他汀类药物的安全性相当。 “对于中等强度他汀类药物治疗的胆固醇水平未达到标准或不耐受的患者,可以考虑将中度/低强度他汀类药物与依折麦布联合使用。”何本教授引用了相关的循证研究。

图2:钱江汇会场,座无虚席

本文是第一篇:医学心血管频道

整理:KK

负责人:董小文

版权声明

原始文章如果需要转载,请联系授权机构

- 结束 -

显然,针对该患者部分的LDL-C目标的目标值将变得越来越严格。

第13届钱江国际心血管病大会(QICC 2019)于2019年9月5日至9月8日在美丽的杭州举行。

今天下午,在上海动脉胸科医院的动脉粥样硬化和血栓形成论坛上,何本教授作了精彩的演讲《ASCVD极高危血脂异常患者的血脂管理》,从国内外最新指南中解释了血脂干预对极高风险患者的实际意义。目标目标值和中国目前的管理状况。与会嘉宾表示了对这些好处的兴趣,小编专门将这些内容整理成文章供读者阅读。

图1:何本教授

1

什么是高危血脂异常?为什么需要积极干预?

心血管疾病的总体风险是根据多种心血管疾病风险因素的水平和组合评估个体在一段时间内患上心血管疾病的可能性。

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分层可以追溯到Framingham心脏研究,该研究开始探索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与疾病之间的关联。到目前为止,有全球心血管风险评分模型(Framingham风险评分),欧洲系统性冠状动脉风险评估(SCORE)模型和英国的Q风险指数(QRISK)模型。

遗憾的是,在2006年,欧洲心脏病学会(ESC)的一项调查发现,有62%的临床医生主观地评估了患者的总体心血管风险,而不是依靠指南或风险评估计算器。

何本教授指出:“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分层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一方面,它可以帮助临床医生准确地识别出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使治疗更有针对性和更有效;另一方面,如果患者了解未来患心血管疾病的高可能性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改善患者的依从性。”

那么,当前的国家脂质指南如何定义ASCVD中血脂异常的极高风险?

2016年中国成人糖尿病预防和治疗指南:诊断为ASCVD的患者,包括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ACS),稳定的冠心病,血运重建,缺血性心肌病,缺血性中风,短暂性脑缺陷,血液攻击,周围动脉粥样硬化等。

2016 ESC血脂异常指南:通过临床或影像学检查诊断为心血管疾病的患者;患有目标器官损害(例如蛋白尿)或主要危险因素(例如吸烟,高血压或血脂异常),严重CKD(GFR)<30 ml/min/1.73 m2的糖尿病,估计致命心血管疾病的10年风险得分≥10%。

2017年AACE血脂异常管理和动脉粥样硬化预防指南:诊断或近期因ACS,冠状动脉,颈动脉或外周血管疾病住院的患者的10年心血管疾病风险> 20%;糖尿病或CKD 3/4期患者的≥1个危险因素;杂合性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HeFH)患者。

2019 ESC/EAS血脂异常管理指南:临床或影像学证实的ASCVD;具有目标器官损伤,≥3个糖尿病患者的主要危险因素或早发1型糖尿病的长期疾病(> 20年);重度CKD患者(GFR <30 ml/min/1.73 m2); 10例致命的心血管疾病风险评分≥10%;患有ASCVD或其他主要危险因素的FH患者。

可以看出,国内外许多脂质指南将ASCVD患者的血脂异常视为脂质治疗的高风险人群。荟萃分析显示,降脂治疗可使LDL-C降低1 mmol/L(38.7 mg/dl),可将发生重大心血管事件的风险降低21%。何本教授说:“因此,对于ASCVD中血脂异常风险很高的患者,积极干预血脂非常重要。”

2

130→70→55,LDL-C目标目标值越来越严格!

对于极高风险患者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目标值的建议就像血脂领域的风向标一样,反映了学术界对胆固醇理论的认识和理解。每次更新血脂领域指南时,它也是吸引最多注意力的焦点。

那么,血脂异常高风险的ASCVD患者的血脂管理目标值是多少?或从国内外指南开始。

根据1988年ATP I指南,患有冠心病或两种以上危险因素的患者的LDL-C目标值<130 mg/dl;到2011年,《 ESC/EAS血脂异常管理指南》建议高危患者LDL-C <70 mg/dl或下降≥50%;到2016年,中国成年人血脂异常的预防和治疗指南建议,对于高危人群,LDL-C <70 mg/dl,某些高危人群的LDL-C基线在目标值之内。与基线相比,将LDL-C降低约30%。

何本教授指出:“从以上指导方针中,不难看出,对于ASCVD中血脂异常风险极高的患者,LDL-C指标的目标值变得越来越严格。”

值得注意的是,在刚刚结束的ESC 2019会议上,发布了最新版本的ESC/EAS血脂异常管理指南,其中强调了“ LDL-C越低越好”的概念,LDL-C的控制目标C。建议比以前更加严格,建议将高危患者的LDL-C目标值从最初的1.8 mmol/L(70 mg/dL)降低,并降低≥50%至1.4 mmol/L( 55 mg/dL),且降低幅度≥50。 %。

表:ESC/EAS脂质指南的新LSC-C目标目标值

3

依从率不到30%,有必要探索适合中国人群的降脂策略

根据DYSIS-China的研究,通过降脂疗法治疗高血脂异常风险的ASCVD患者的LDL-C依从率低于30%。形势严峻,需要解决。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许多脂质管理指南表明,在亚洲人群中使用高强度他汀类降脂治疗需要注意安全性。

例如,2015年,NLA血脂指南建议亚洲患者以较低剂量开始他汀类药物治疗; 2016 ACC/AHA非他汀类降脂疗法专家一致认为,某些患者(例如亚洲人)可能会增加他汀类相关肌肉症状的风险。表明这些患者可能对较低的他汀类药物强度有抵抗力。 2016年,《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指出,中国人群中他汀类药物允许的最大剂量的益处和安全性尚未确定。

因此,有必要对ASCVD极高的血脂异常风险实施适当的干预策略。研究表明,依泽替米贝联合他汀类药物的安全性与单独使用他汀类药物的安全性相当。 “对于中等强度他汀类药物治疗的胆固醇水平未达到标准或不耐受的患者,可以考虑将中度/低强度他汀类药物与依折麦布联合使用。”何本教授引用了相关的循证研究。

图2:钱江汇会场,座无虚席

本文是第一篇:医学心血管频道

整理:KK

负责人:董小文

版权声明

原始文章如果需要转载,请联系授权机构

- 结束 -